安平縣振超金屬絲網制品廠LOGO
   

連載22

發布者:振超網業 發布時間:2014-5-16 閱讀:1576次 【字體:

對于學生來說情義非常的重要,學生間的情義非常的單純和熱血,如果彼此間沒有盡力的話會感覺非常的內疚。
“操,六哥,大俆子他們這是干什么呢”柳桂濤和江振良打乒乓球回宿舍看到徐飛他們宿舍人手拿家伙面帶怒氣向操場方向走去。
“看這架勢像要和什么人干架似的”江振良說道。
“大俆子你們這是要干嘛”柳桂濤和徐飛他們碰面問道。
“沒事”徐飛說道繼續往前走。
“就是他,打他狗日的”齊海周喊道。
柳桂濤和江振良站住回身看情況。
徐飛,齊海周,任保杰猛虎一般撲向一個人,劈頭蓋臉就一頓打,那人一個人怎么能敵的過徐飛他們三個人,時不時后面挨一腳跟頭趔趄的倒地,站起來和三人又打又被打翻在地,又一人從操場方向跑了過來要幫忙,被史建立和張敬輝截住打了起來,徐飛他們打的那叫一個過癮。
“操啥意思,拍電影呢啊”柳桂濤笑著對江振良說道。
“103宿舍這幫B真不講究,這么多人打人家一個,丟人”江振良說道。
“就是,任保杰還是練過武的,太不講究了”柳桂濤說道。
“好好好,你們他媽等著,我去叫人,有種別走”那人站起身沖徐飛他們說道。
“叫你媽B,滾”史建立罵道。
那兩人轉身走,齊海周追上后面又是一腳把其中一人踹倒在地,那兩人沒動手罵罵咧咧的走了。史建立他們也罵罵咧咧的要回宿舍。
“大史咋了這是,怎么干起來了”柳桂濤向史建立問道。
“他媽的,踢球時那兩狗B欺負海周,海周回來和我們一說我們哪能干”史建立說道。
“你們也小心點,我估計這事完不了,那兩B肯定去叫人了”柳桂濤說道。
“叫他媽個B,愛叫誰叫誰,說好的怎么都行,說不好干他媽的”史建立說道。
柳桂濤史建立他們一道回了宿舍。
柳桂濤和江振良一回到宿舍就把這事說了,付文龍他們都覺得這事完不了,正在眾人談論的時候101宿舍的馬延方抱著把吉他推門進來了。
“瞧你那操行,會彈不”柳桂濤笑著對馬延廣說道。
“操,小樣兒不服呀”馬延廣說著彈了幾下。
“行呀,彈的不賴呀”付文龍說道。
“那是,專業水準”馬延廣面帶得意又彈了起來。
“球的,彈的狗屎一樣得意個屁”李方年笑著說道。
“哎大年不服你彈一個,你要能彈成我這樣算你牛B”馬延廣說道。
“這還不容易,看我給你露一手”李方年伸手要過吉他。
李方年瞎撥弄了幾下,眾人哈哈大笑。
“操小樣兒,就你這模樣的還想彈吉他,頂多也就能敲敲架子鼓吧”馬延廣笑道。
“會彈吉他算個屁呀,我們二哥會唱歌,你這樣的頂多給我們二哥伴奏,我們二哥還不見得要”劉賀健笑著說道。
“這球子樣的誰要,卷毛獸一樣,影響上座率”李方年笑著說道。
“你們懂個屁,這叫自然卷,這才叫帥,你們想卷還卷不了呢,你說是不馬老四”馬延廣笑著向馬剛問道。
“滾,哪壺不開提哪壺”馬剛說道。
眾人又是一陣大笑。
“我們老四卷那叫帥,你這叫磕磣”劉賀健笑道。
“操,就你們老四那樣的那還叫帥,狗屁,娘們一個”馬延廣笑道。
“我日你大爺,你才他媽娘們”馬剛罵道。
“哎馬六,給我們二哥當吉他手怎么樣,我們二哥主唱,你們弄個樂隊”劉賀健笑道。
“我呸,大年這樣的還想當歌星,會唱不,五音都不全,我主唱還差不多,二年敲架子鼓”馬延廣笑道。
“二哥給他唱段兒青海花兒,讓馬六開開眼”江振良笑道。
“先買門票”李方年笑道。
“德行,就你那樣的還門票,白給也不去”馬延廣笑道。
“哎架子鼓,這名不錯,我看馬六就叫架子鼓吧,這形象也像敲架子鼓的”江振良笑道。
“哎,還真是,咱以后就給馬六叫架子鼓了”眾人紛紛表示同意,嘻哈一片,從此馬延廣得了架子鼓這上綽號。
眾人又嘻哈了一會兒馬延廣走了。
下午付文龍和馬剛去廁所回宿舍,樓道里滿滿的人,有的人手里還拿著家伙,103宿舍徐飛他們8個人被包圍著靠墻站著,低著頭不說話,群人中罵聲不斷,時不時的打徐飛他們,腳踹手煽臉,徐飛他們都低著頭不還手。付文龍和馬剛向人群走去。
付文龍和馬剛要回宿舍要從人群擠過去。
“擠什么擠”一人沖付文龍喊道。
“我回宿舍”付文龍說道。
“滾一邊去,沒看見這有事”那人向付文龍罵道。
“我回宿舍管你什么事”付文龍面帶氣色道。
“繞下”那人指著二樓樓梯對付文龍說道。
“我宿舍就在這,繞什么繞”付文龍說道。
馬剛用手一拉付文龍,意思是先去101宿舍呆會,付文龍沒動。
“我說你是想找事怎么著”那人對付文龍說道。
“是我想找事還是你想找事”付文龍說道。
“我看你是想找揍”那人向付文龍說道。
“你咋這么牛B,你揍我下試試”付文龍火氣上來了。
“斗氣是不”那人說道。
“斗氣怎么著,你不牛B嗎,牛B多大你多大,你動我下試試”付文龍說道。
“錘子你別找事啊,你讓人家過去不就得了”另一個穿著風衣的人看付文龍和這個叫錘子的人口交起來了向這個叫錘子的說道。
“我看他想找事”這個叫錘子的說道。
“我回宿舍叫找什么事,怎么著,想欺負人怎么著”付文龍說道。
“給這哥們讓讓,讓這哥們過去”風衣男讓人群給付文龍他們讓開了一條路。
“不好意思哥們,他不會說話,有得罪的地方我替他說聲不是,兄弟你別往心里去”風衣男對付文龍說道。
付文龍沒在說什么和馬剛進了宿舍。
“大哥差點沒和門外這些人干起來”馬剛進宿舍向眾人說道。
“怎么了”眾人紛紛問道。
“那些人堵在門口我和大哥要進宿舍,一個人不讓過,讓我倆去繞”馬剛說道。
“史建立他們真窩囊,站著讓人家揍不敢還手”付文龍說道。
“今天和史建立他們干仗的是電系的,這不人家找的社會上的人來找他們算帳了”柳桂濤說道。
“社會上的怎么了,打死不能嚇死”付文龍說道。
“人和人的想法不一樣,不見過人人都像你似的”李方年說道。
“咱汽車這么多人呢,還怕這些人,都上看他們能怎么著”付文龍說道。
“咱上別的宿舍也不見得就能上,在說咱宿舍和103也沒多少交情”劉賀健說道。
“怎么說也是一個班的,有事不管以后見了面怎么說”付文龍說道。
“要是史建立他們在樓道和那些人干起來了,咱們肯定不能看著不管,關鍵是史建立他們認栽,人家都不動手,別人能怎么著”劉賀健說道。
“看著都憋氣”付文龍說道。
“不行,和他們干,我就不信干起來別的宿舍能看著不管”付文龍起身要出去。
“大哥你先站住”柳桂濤起身攔住了付文龍。
“你們怕你們別管,我不怕”付文龍說道。
“我們怕什么,大哥你是本地的,老七他表哥在軍區,我們怕誰,要是咱們自己宿舍的事才不讓他們欺負,關鍵不是咱自己的事,這事鬧大了弄不好還得受處分,史建立他們認了栽也不見得是壞事”劉賀健說道。
眾人紛紛的勸。
“生氣”付文龍氣呼呼的上鋪用被蒙上了頭。
外面依然是吵鬧,劉賀健他們心里也挺不自在的,都沉默著。
“框當”付文龍他們宿舍的門好像被重重的敲打了下。
付文龍掀開被子噌一下就從床上跳了下來。
 “干什么”付文龍猛的開門沖外面人群喊道。
“對不起哥們,不好意思,不小心碰到了你們門了”還是風衣男向付文龍說道。
柳桂濤他們連忙站在了付文龍身后,見人家道歉,柳桂濤拉付文龍回宿舍,付文龍隨手狠狠的關上了門。
“哎大哥,我怎么發現你這么好斗呢”李方年說道。
“不是我好斗,是他們太欺負人了,哪有堵人家門口來打人的”付文龍說道。
眾人又是勸。
沒過一會兒,門外又有敲門聲,柳桂濤連忙過去開門看,一看是林海,柳桂濤讓林海進來隨手關上了門。
“操大兵你咋來了,不怕挨打啊”柳桂濤向林海說道。
“誰要打我,你啊,小樣兒收拾不死你”林海笑著說道。
“操,我打的過你嗎,你什么塊兒我什么塊兒,我說外面那些人”柳桂濤說道。
“我還真想讓那幫B打我呢,誰知那幫B不打”林海笑道。
“付老大,怎么著,咱們管不管”林海問付文龍道。
“大兵你快別招我們大哥了,我們好不容易勸住了”劉賀健說道。
“大腦殼子我也沒別的意思,就是過來問問,看這事怎么著”林海向劉賀健說道。
“剛才我們還說來著,史建立他們認栽了,咱們在挑著鬧起來人家103也不見的說咱們好”劉賀健說道。
“你早干什么了,那些人一來你咋不說干”柳桂濤說道。
“主要是沒挑頭的,要有挑頭的我指定干”林海說道。
“你咋不挑頭”江振良說道。
“有付老大呢,哪能輪到我”林海說道。
“大兵也不瞞你,是我把大哥壓住的,也不怕你以后和史建立他們說,我感覺我們宿舍和他們宿舍交情還沒到這個份上,要是你們宿舍的事,我們宿舍肯定不能在旁邊看著”劉賀健說道。
“我也是這么想的,我們和103宿舍走動的也不多,不管吧怎么說也是一個班的,丟人丟的是咱們汽車班的,這不過來問問你們”林海說道。
“行了行了,不說這個了”柳桂濤說道。
眾人又七嘴八舌的聊了會兒閑天,林海回宿舍了。
幾個月后付文龍他們在宿舍喝酒,別的宿舍的人來來走走的非常的熱鬧,徐飛過來了,付文龍要和徐飛干一個,說起了這段事,付文龍表達了自己的內疚,眾人也紛紛表示不好意思,徐飛一笑表示感謝,付文龍很少喝酒,那天和徐飛兩人連干兩個,付文龍和徐飛都醉了,付文龍醉了個徹徹底底,然而心里卻輕松了。

 
 

冀ICP備12010436號-5
手機:13021477773 13483705444
電話:0318-8098104 傳真:0318-7716645

 
山西快乐十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