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平縣振超金屬絲網制品廠LOGO
   

連載21

發布者:振超網業 發布時間:2014-5-8 閱讀:1893次 【字體:

男生宿舍談論女生,永恒的話題。
“老七,你和內燃那個叫什么霞的談的怎樣了”付文龍問柳桂濤道。
“還那樣,約出去玩也去,只不過我一問她算不算男女朋友了她就不吭聲了”柳桂濤說道。
“你這個叫什么霞的真夠沉住氣了的,考驗你到什么時候呀”付文龍說道。
“誰知道呢,感覺她還是對我有點意思,有時拉她手她也不拒絕”柳桂濤說道。
“那就有戲,在加把勁”付文龍說道。
“老四老五,咱們宿舍可都有目標了,就差你倆了,抓點緊”付文龍接著說道。
“我不像老六老七那么不講究,跑四哥前面去,什么時候四哥找了我在找”吳彬說道。
“去你大爺的,少拿我當借口啊”馬剛說道。
“五哥你要等四哥你就等著當和尚吧,咱四哥可對女人不感覺興趣”柳桂濤笑道。
“我看四哥是功能有問題,瞅著也像太監”江振良笑道。
馬剛向江振良一枕頭扔了過去,眾人大笑。
“老六把枕頭給我拿過來”馬剛對江振良說道。
“想什么呢,要砸了還讓我給你拿過去,做夢去吧”江振良說道。
“好,你不拿過來是吧,我下去拿可沒你好果子吃”馬剛說道。
“好好,我給你拿過去行了吧”江振良晃晃悠悠向馬剛鋪走了過去,突然向馬剛的腦袋扔了過去。
馬剛一躲沒砸著。
“小樣兒,早防著你呢”馬剛笑道。
“老二,把你那個老鄉,叫什么來著”付文龍一下忘記了。
“老費”柳桂濤說道。
“對,老費,把老費給咱老四老五介紹下”付文龍說道。
“老四老五要同意我就去說”李方年說道。
“說去吧沒事”付文龍說道。
“估計一說準成”李方年說道。
“老五,二哥要給你說老費呢,我看行”馬剛對吳彬說道。
“你在前面呢,要說也得先給你說”吳彬笑著說道。
“你可別和我客氣啊,怎么說我也是當哥的呢,當哥的怎么能和當弟的搶”馬剛說道。
“當弟的更不能和當哥的搶”吳彬說道。
吳彬和馬剛笑著相互推讓著。
老費是李方年的老鄉,比較丑,因此馬剛和吳彬相互推讓,眾人起哄打趣。
一天自習課,付文龍和吳彬坐在一起,自習室是汽車班固定的,一個女生不知道怎么跑這來自習了,坐在進門第一排。
“哎哎大哥,前面那妞誰呀,怎么跑咱自習室來了”劉賀健扭頭對身后付文龍說道。
“我怎么知道”付文龍說道。
“挺正點的啊,老五,機會來了,上”劉賀健對吳彬說道。
“四哥老在我前面擋著,我怎么好意思”吳彬笑道。
“大哥,咱給老四鼓搗鼓搗咋樣”劉賀健壞笑著對付文龍說道。
“我看行,咋鼓搗”付文龍說道。
“你給這妞寫個情書,落款咱老四不就行了”劉賀健說道。
“行,我寫你送”付文龍說道。
“沒問題”劉賀健說道。
“咱也不知道人家叫什么呀”付文龍說道。
“她不穿著藍色外套嘛,就叫藍鳥就行”劉賀健說道。
“行,看我的”付文龍略加思索寫了起來。
“藍鳥小姐你好:
由于不知道你芳名叫什么,看你穿著藍色的外套,如小鳥依人般的美麗動人,因為冒昧的叫你聲藍鳥小姐,還望不要生氣。
也許這就是緣分吧,上天讓你走進了我們自習室,當我看到你的時候眼前一亮,心跳加速,或許這就叫一見鐘情吧,你深深的吸引了我,我的眼睛始終在默默的注視著你,我無法抑制我的感情,鼓起勇氣給你寫了這封信。
希望你給我一個機會,時間你選,地點你定,讓我們談談,熱切期待你的回音。
                                                            寫信人:馬剛
“行呀大哥”劉賀健笑著說道。
“大哥寫情書是有水平”吳彬笑道。
“行了,老三你給送過去吧”付文龍對劉賀健說道。
劉賀健徑直向那女生走了過去,放下紙扭頭就回。
付文龍,劉賀健,吳彬注視著那女生小聲的說笑。
“馬剛,馬剛,有人找”林海拿著付文龍寫的字條站在講臺上笑著說道。
眾人都抬頭看林海。
“馬剛快點出來,人家這女生叫你出來下,快點”林海站在講臺上壞笑著說道。
眾人在下面跟著起哄。
馬剛一頭霧水看著林海沒動。
“馬剛你是爺們兒不,情書都寫了還怕什么,人家可等著你呢”林海說道。
那女生抱著書站在門口默默的看著教室。
眾人紛紛的向馬振超看來。
“藍鳥小姐你好,由于不知道你芳名叫什么,看你穿著藍色的外套,如小鳥依人般般的美麗動人。。。”林海站在講臺大聲的念道。
下面眾人一片歡笑。
“這個是馬剛,這個馬剛”不斷有人用手指向馬振超。
“哪個王八旦耍我呢”馬剛輕聲的罵道,眼睛掃向付文龍他們那里,看見付文龍,吳彬,劉賀健一個個壞笑。
“沒人叫馬剛我叫了啊”林海嚷嚷道。
馬剛沒動,眾人喊叫著起哄,女生走了。
“他媽的老五,是你干的不”馬剛站起來向吳彬罵道。
“四哥真不是我”吳彬笑道。
“除了你還有誰,看我怎么收拾你”馬剛說道。
“四哥真不我寫的,我發誓行了吧”吳彬笑道。
教室其他人起哄看熱鬧。
馬剛隨后也寫了封情書報復吳彬。
每個人都在問我到底還在等什么,等到春夏秋冬都過了難道還不夠,其實我也想找個女友談一談,可是一直一直沒發現,年年歲歲,歲歲年年,停燈向曉,夜不能眠。
千帆過盡皆不是,一騎長歌踏雪來,正當我苦悶的時候,你闖入了我的世界,音容笑貌,言談舉止,把我的魂勾上了九重天。
多么希望有一天,拉你小手,攬你蠻腰,花前月下,相依永遠。
尾生抱柱,誠心可見,我對你的愛萬年不變。如果你不接受我,我將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馬振超嫌自己字寫的太爛,讓趙中金幫忙抄了一遍。
“你們宿舍都挺有才的嘛,那個寫的不錯,你寫的也不賴,你這是給吳彬寫給誰的”趙口中金問道。
“你只管抄,別的別管”馬剛說道。
中午下課的時候,馬振超將信給了張媛,讓張媛交給老費,老費和張媛是一個宿舍的。
付文龍他們回到宿舍。
“老五,我幫你給老費也寫了封,讓張媛給你轉老費,你就等好消息吧”馬剛對吳彬說道。
“四哥開玩笑呢吧”吳彬笑著說道。
“愛信不信”馬剛說道。
“老五真的,我看見老四給張媛了一張紙條”李銘靜說道。
“操,四哥,咱不帶這么玩的”吳彬有點急了。
“你和大哥怎么玩我的”馬剛說道。
“真不是我寫的,那是大哥和大腦殼子的主意,不信你問大哥”吳彬說道。
“那我不管,反正也有你的事”馬剛說道。
“窩囊我可警告你,老費可是我老鄉,如果老費當了真,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李方年說道。
“二哥沒這樣的吧,有我什么事,信是四哥寫的”吳彬說道。
“反正我是警告你了,你看著辦”李方年說道。
“操,這叫什么事”吳彬一臉沮喪。
“五哥,我估計一準能成,你配老費那樣的綽綽有余”柳桂濤笑道。
“老五你還不趕緊找張媛要回來了,不大準這回還沒給老費呢”李銘靜提醒吳彬道。
吳彬連忙給張媛宿舍打了電話要了回來,好在張媛沒來的急給老費。
 

 
 

冀ICP備12010436號-5
手機:13021477773 13483705444
電話:0318-8098104 傳真:0318-7716645

 
山西快乐十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