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平縣振超金屬絲網制品廠LOGO
   

連載15

發布者:振超網業 發布時間:2014-5-3 閱讀:1862次 【字體:

付文龍他們在高中時幾乎都沒怎么摸過電腦,電腦那時還沒有普及,開始的電腦課就是鍵盤練習,付文龍他們還低著頭用兩個手指頭找尋著單點的時候馬剛已能盲打了。
“老四你們高中就有電腦課呀”付文龍問馬剛。
“有是有,不多,總共也沒上了幾節課”馬剛說道。
“我看你打字挺快的,咋練的”付文龍問。
“高中畢業后我買了個學習機巴巴的練了一個多月”馬剛說道。
那時的電腦對付文龍他們來說有著無窮的吸引力,打字還不利索就摸索著聊QQ,什么雷電小游戲,紅警什么的付文龍他們都非常的好奇,游戲對男生來說總是有特別的誘惑力。石油學校的機房特別的多,每個系都有,有還不只一個,饒是這樣幾乎每個機房都是爆滿,石油學校的電腦都有外網,且價格便宜,一小時5毛不到,外面網吧一小時要2元或3元,有時學校機房沒空位了付文龍他們就去外面網吧玩會。
漸漸的,三三兩兩的去上網聊天玩游戲成了付文龍他們的主要閑散時間消遣方式。宿舍聊天也以電腦為主,什么誰聊了個什么網友了,什么游戲好玩了等等。
一天江振良和馬剛嘻哈著推門進了宿舍,隨后吳彬和李方年也進來了,李方年還用腿不斷踢吳彬,江振良和馬剛笑的那叫一開心。
“老四老四咋了”付文龍問馬剛。
“你問二哥”馬剛笑著說道。
“哎哎老二怎么回事”付文龍又問李方年。
“啊球子的”李方年沒回答卻又用腿踢吳彬。
“二哥我錯了行不,我錯了行不,我不是給你道歉了嗎”吳彬邊躲邊憨笑著說道。
“到底咋回事,說說,別悶著我們了”付文龍說道。
“和你們說說,得笑死你們”馬剛說道。
“四哥快說快說,不知道我們山東人性急嗎”柳桂濤催促馬剛道。
“我老六二哥還有老五我們一起去熱系機房上網,我和老六挨著,老五和二哥挨著,老六說聊天沒人搭理他,要起個女網名,想了半天起了個狗狗名,狗字拼出來是第三個,誰知道老六怎么按的,按成狗3了”馬剛說道。
“那是我打狗字,拼音狗是第三個,我多按了一個3就成狗3了,狗三兒,這不天意嘛,三哥就叫狗三兒吧”江振良笑著補充道。
“哎哎,說二哥呢怎么把我捎進去了”劉賀健摸著大腦袋說道。
眾人哈哈大笑。
“我和老六正笑呢看見前面二哥用手啪啪的打老五,老五不還手也不躲,我就叫著六子過去看”馬剛接著說道。
“你們說五哥老實不”江振良笑著問眾人。
“挺老實的呀,怎么了”付文龍說道。
“聽四哥說,聽四哥說”江振良笑著說道。
“啊球子的”李方年又用腿踢吳彬,吳彬就是憨笑不說話。
“我和六子過去一看,二哥正指著老五QQ里的好友讓他改什么,原來老五把二哥的網名給改了,改成了二驢子”馬剛笑著說道。
“啊球子的”李方年又踢了吳彬一下。繼續說道。
“你們說這B壞不壞,我用QQ問他下不下機,我準備下了,扭頭看他聊天,看見他好友里有個網名叫二驢子的,我問他怎么有還有人叫這名字,這B只是壞笑不說話,我感覺不對,仔細一看,后面括號里是我網名,我要看資料,這B死活不讓,我搶了他的鼠標打
開資料一看就是他媽老子,老子讓他改回去,這狗B還說不會改”李方年又去踢吳彬。
“誰讓你老叫我窩囊呢”吳彬邊躲邊笑著說道。
“那你就他媽的給我改名字啊”李方年罵道。
“我嘴笨又說不過你,打又打不過你”吳彬笑著說道。
“哈哈哈,老五還會玩陰的呢”付文龍笑著說道。
“老五你咋改的,我咋不知道還有這功能呢”付文龍笑著又問道。
“我也是剛發現,點開資料,里面有修改備注,就在那改”吳彬笑著說道。
“哎哎哎,你們知道咱老五網名叫什么不”馬剛問眾人。
“叫什么”眾人問道。
“牧驢人”馬剛笑著說道。
眾人又是一陣大笑。
“真沒看出來老五這狗B這么壞”李方年也笑了。
“兔子急了還咬人呢,誰讓你總欺負我”吳彬笑著說道。
“看來咱們得小心著老五點,挺會報復的啊”劉賀健笑著說道。
“哎二哥,五哥的網名你沒讓他改嗎”柳桂濤笑著問李方年。
“改了”李方年說道。
“五哥網名改成什么了”柳桂濤又問吳彬。
“高昂”吳彬答道。
“還他媽高昂呢,我看叫低垂還差不多,就你這窩囊勁昂的起來嗎”李方年說道。
“二哥你在這么叫我,我還給給改回去”吳彬笑道。
“你敢”李方年又去踢吳彬。
眾人又是一陣大笑。
“二哥也是個人才,有回我倆在網吧聊天,二哥問我汽車的汽怎么打不出來,我扭頭一看,二哥汽他不拼qi,他拼ci,一打就是次車,二哥家伙兒大,什么也想次,車也想次”馬剛笑著說道。
“去球子的,我們那時就沒學過音標,發音不準,那能怪我嗎,那是教育落后,要說人才,大哥才是人才,有回大哥說過幾天一個女網友要來承德,還以為人家是來承德和他見面呢,美的大哥和什么似的,原來人家是來承德給孩子買雙鞋”李方年笑著說道。
“大哥還有這么回事呢,都想著見網友啦”劉賀健壞笑著問付文龍。
“刺兒,我還打算著她來了和她崩鍋呢,誰知道是帶孩子的”付文龍說道。
“大哥啥叫崩鍋呀”江振良問道。
“就是你們說的打炮,一個意思”付文龍說道。
“齷齪,大哥真齷齪”馬剛說道。
“那有啥,保暖思淫欲,孔子就不崩鍋嗎”付文龍說道。
“孔子崩鍋否”柳桂濤尾音高挑壞笑著說道。
眾人又是一陣大笑。
“太齷齪了你們,不和你們呆著了,和你們呆時間長了也就變齷齪了”李銘靜邊說邊從上鋪爬了下來。
“哎哎末哥,我們怎么齷齪了,和你多清高似的”柳桂濤對李銘靜說道。
“你們都清高我齷齪行了吧”李銘靜出了宿舍。
“操,也不知道怎么的,我就和末哥不對眼”柳桂濤看李銘靜出了宿舍對眾人說道。
“人家老末人不錯,老七你可不能在宿舍制造摩擦啊,怎么說也是一個宿舍的”付文龍對柳桂濤說道。
“放心吧大哥,大面上我能過的去”柳桂濤說道。
“我也看不慣末哥那種看不起人的德行,自己多強似的”江振良說道。
“說幾吧這個干嘛,影響氣氛,都別說了,都別說了”劉賀健說道。
“哎大哥聯宜宿舍怎么著呢,你那同學該不是給忘了吧”李方年問付文龍道。
“明天我催催王鳳芹”付文龍說道。
付文龍他們又七嘴八舌的閑聊著,你一言我一語,笑聲不絕余耳。

 
 

冀ICP備12010436號-5
手機:13021477773 13483705444
電話:0318-8098104 傳真:0318-7716645

 
山西快乐十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