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平縣振超金屬絲網制品廠LOGO
   

連載13

發布者:振超網業 發布時間:2014-5-2 閱讀:1874次 【字體:

“老七別算了,算那幾吧玩意兒干嘛,又不準,來來來玩會兒升級”劉賀健對柳桂濤說道。
柳桂濤正拿撲克算命玩,江振良在一邊看。
“等會兒,我算完了這把,馬上就完”柳桂濤說道。
李文雅的到來不僅給104宿舍帶來了歡樂,還帶來了一種游戲,撲克牌算命。大家都很喜歡,別看劉賀健嘴上這么說,他也沒少算。
幾乎人人都有一種算命心理,而且還往往喜歡卦是好卦,柳桂濤算完了,江振良給點評。
“1心,2想,3信,4事,5小財,6路,7氣,8自己,9酒,10大財,J小人,Q媳婦,K貴人,老七你這卦可不好呀,你看,這個是信,這個是氣,這個是小人,卦的意思就是說最近有小人給你寫信,而且你還會生一肚子氣,不好不好”江振良說道。
“不算不算重算一把”柳柳濤伸手又要洗牌被劉賀健一把搶了過去。
“什么叫算卦,算卦就第一把準,你玩10把是得有把好的,那能算嗎”劉賀健說道。
“就咱們三個,人也不夠啊”柳桂濤說道。
其他人不在宿舍,宿舍就劉賀健,江振良,柳桂濤,馬剛四個人,馬剛半躺在床上看書。
“老四快點下來,裝什么裝”劉賀健對正在床上看書的馬剛說道。
“來啦”馬剛馬上把書一扔從上鋪爬了下來。
“哈哈哈四哥不裝了啊”江振良笑著對馬剛說道。
“哪能掃哥兒幾個的興呢,那我不成罪人了”馬剛說道。
“快拉倒吧你,想玩就想玩唄,找什么借口”柳桂濤笑著說道。
劉賀健他們創造出一種升級新玩法,非常的刺激,兩副牌的升級,比如打2呢,手里如果只有一個2叫主了,另外三家如果有兩個同樣的2可以在那個叫了主的收底前反,也可以在叫了主的收了底后在反,只要有相同的2就可以反,比如有人用對紅2反了那個叫主的,收底扣好后,如果另外一個人手里有對黑2還可以反那個有對紅2的,如果在另一人手里有對花2還可以反那個有對黑2的,直到反到對大王為止。如果第一個叫主的人用對2叫的,就只能對大小王才能反。因此一把下來往往收底扣底好幾次,需要打對家的兩個人有相當的默契,如果知道對家能反的話就扣好牌,敵家能反的話就扣一把的電話號碼,七不連八不沾的,傻小子賣畫一張一樣,而且要反的話動作要快,要不然就讓別人搶先了,錯失機會。另外還要防范敵家兩人換牌,因此不僅要斗智,還需要保持高度警惕性。
劉賀健,馬振超,柳桂濤,江振良四個人玩的時候,都是劉賀健和馬剛打對家,江振良和柳桂濤打對家,不成文的規定,一坐就這么坐。
劉賀健假裝沒拿好牌掉地上彎腰去拿,馬剛感覺有人拽他腿,偷眼一看,一只手手里有三張牌,馬上就明白了,用腿夾住牌,挑了三張沒用的牌偷偷向桌下一伸,隨手把那三張偷偷的拿了上來,劉賀健和馬剛對視一壞笑。
劉賀健和馬剛贏的時候多輸的時候少,柳桂濤和江振良是贏的時候少輸的時候多,打牌是越贏越高興,越輸越郁悶,幾把下來江振良和柳桂濤兩人就內訌了,你埋怨我我埋怨你,劉賀健和馬剛樂呵呵的看熱鬧,嘴上卻說不就是個玩嘛,干嘛那么認真。劉賀健把把都掉牌引起了柳桂濤的注意,柳桂濤也壞,不動聲色,偷偷的瞄著桌子下面,馬剛剛用腿夾住牌還沒來的急把手伸下去的時候,柳桂濤一把把馬剛腿上的牌搶了過去,拍在桌子上。
“操,我說你倆咋總贏呢,偷著換牌呀,還幾吧是當哥的呢,真幾吧不講究”柳桂濤說道。
“沒換,真沒換,就這一把還被你逮住了”劉賀健笑著說道。
“放屁,誰信,誰換過牌誰是幾吧,你敢說不,你敢說我就信你沒換過”柳桂濤不罷休。
“什么幾吧幾吧的多難聽,咱可是大學生,注意素質”馬剛和稀泥。
“操,你們總贏是痛快,我和六哥差點都沒干起來,還不讓我說兩句呀”柳桂濤發牢騷。
江振良不說話笑呵呵的看熱鬧。
“咱這么著,從這把開始,誰在換牌誰就是幾吧行了吧”馬剛說道。
其實說這話屁都不管用,該換牌還是換只不過難度大了,得小心小心在小心,還是有機會換牌的,柳桂濤和江振良也學會了,誰被逮住了算誰倒霉,挨頓罵又不疼又不癢的,二皮臉嘻嘻一笑。
又一把,江振良和柳桂濤翻來覆去的反了好幾吧,馬剛一看牌不好,肯定要輸,弄不好得光頭了。
“三哥你牌咋樣”馬剛問劉賀健。
“我牌不行,估計被禿兒的可能性大”劉賀健說道。
“我牌也不行,一把的電話號碼,連個穿軍裝的牌都沒”馬剛彈著牌對劉賀健說道。
“要不咱交槍得了”劉賀健說道。
“交就交,看下把的”馬剛說道。
劉賀健和馬剛要認輸扔牌。
柳桂濤和江振良牌好,說什么也不讓劉賀健和馬剛扔牌,得打完。玩牌就這樣,有時候輸贏不重要,重要的是過的這份癮,拿著一把好牌別提打的多痛快了,劉賀健和馬剛要認輸扔牌,那柳桂濤和江振良哪干,說什么也要打完了。
“哎老七,我們認輸還不行嗎,打仗還興人家投降呢”馬剛說道。
“就是,算你們贏了還不行嗎”劉賀健說道。
“不行,我們不收降兵”柳桂濤說道。
“就是,我們都是就地槍決不留降兵”江振良說道。
“過份了啊,哪有你們這樣的,還不讓人家投降,你們牌不好也可以投降呀”馬剛說道。
“投了投了我們不當牌架子”劉賀健說道。
“玩賴啊,我們什么時候投降過,多破的牌還不是和你們打到底”柳桂濤說道。
“那是你們不投降,我們又沒攔著你們投降”劉賀健說道。
“講點義氣好不,看看你倆這操行,沒骨氣”江振良說道。
“這和骨氣有屁關系,明知牌不行還硬碰,這叫拿雞蛋碰石頭,無用功”馬剛說道。
“沒骨氣就沒骨氣唄,找狗屁借口,要都像你倆這操行的,紅軍能打敗國民黨嗎”江振良說道。
“這是兩碼事”劉賀健說道。
“一碼事”江振良說道。
“愛幾吧咋地咋地,反正我們是不打了”劉賀健迅速把牌放桌子上。
馬剛也馬上把牌放桌子上把兩人的牌給混混了。
“噢噢噢某些人沒骨氣喲”江振良揮舞著手,扭動著身軀笑著說道。
“愛說啥說啥,反正沒讓某些人過了癮,氣死某些人嘍,噢噢噢”劉賀健晃著大腦袋壞笑著說道。
“某些人真幾吧不要臉,噢噢噢”江振良把牌輕輕往劉賀健腦袋上一扔。
“操,老四某些人不服氣,咱收拾他們”劉賀健站起來對馬剛說道。
“就是,早該收拾他倆了,三天不挨打敢上房揭瓦”馬剛也站了起來。
“哎呀喝,打牌不行還來硬的了,老七你收拾四哥,我收拾三哥”江振良對柳桂濤說道。
柳桂濤和馬剛兩人舞炸歡了,江振良和劉賀健那邊一會兒劉賀健把江振良按身下,一會兒江振良又把劉賀健按身下,嘻嘻哈哈好不熱鬧。

 
 

冀ICP備12010436號-5
手機:13021477773 13483705444
電話:0318-8098104 傳真:0318-7716645

 
山西快乐十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