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平縣振超金屬絲網制品廠LOGO
   

連載4

發布者:振超網業 發布時間:2014-4-24 閱讀:1754次 【字體:

大學的生活真的很輕松,半天有課半天沒課,要么上午有課下午沒課,要么上午一節課下午一節課,周六周日還沒課。承德石油的傳統,大一早上要檢查宿舍衛生,如果沒這一點幾乎絲毫看不到高中的影子。全新的生活往往都有著高昂的斗志,付文龍他們表示大學一定好好學習,共同努力,為了將來的前途。承德石油新生開篇都有一項重要活動,那就是老鄉聚會,老鄉們一起去爬僧冒山,一起去山莊玩,但付文龍他們都覺得老鄉聚會沒什么意思,放不開。老鄉聚會104宿舍收獲了兩樣東西,不兩個人才對,一是小佟子,付文龍老鄉,小佟子和大家成了很好的朋友,經常來,被稱為104宿舍的名義老八。一個是王艷霞,計算機系的,劉賀健的老鄉,和劉賀健同界都是大一,成了劉賀健女朋友,后來的老婆,一對活寶,用吳彬的話說絕配。
堅持,堅持其實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尤其在大學這種寬松的條件下,堅持夢想更是不易。開始的時候,104宿舍還算本份,上課一起去,回到宿舍看看書。終于,終于有耐不住的了。一天中午吃過飯,劉賀健從床鋪下面摸出了副撲克,搖晃著手道:“哥兒幾個玩會牌吧,人數有限啊快快報名”
“我玩我玩”柳桂濤和江振良馬上響應。
“老三,你干什么,不能帶壞104風氣”付文龍對劉賀健說道。
“我這不是瞧哥兒幾個悶的慌嘛,找找樂子。”劉賀健壞笑道。
“不行,沒看見老五人家在看書嗎”付文龍說道。
“不用管我,哥兒幾個想玩就玩,不用管我真的”吳彬慢條斯理的說。
“玩會有什么呀,天天窩在宿舍了里多沒勁”柳桂濤說道。
“勞逸結合嘛”江振良說道。
付文龍見吳彬沒說什么也就不說話了。
“還差一個誰來”劉賀健問。
“我來”馬剛從上鋪爬了下來。
“知道就少不了你”劉賀健沖著馬剛一臉的壞笑。
“玩什么”柳桂濤問。
“你們會玩拱豬不”劉賀健問。
“不會”其他人都不會。
“我教你們,可有意思了。”說著劉賀健把牌打散開來。
“黑桃Q是豬,方片J是羊,梅花10是變壓器,紅桃是分牌,紅桃A50分,紅桃K40分,紅桃Q30分,紅桃J20分,紅桃10 9 8 7 6 5 是10分,紅桃2 3 4不計分,收全紅時候才有用”邊說劉賀健邊把這些牌找也出來。
“現在給你們說說玩法規則,這個是豬,劉賀健指著黑桃Q道,不賣是負100分,賣了是負200分,天賣是負800分。”
“什么是賣”柳桂濤問
“當我們把牌摸完了,把豬亮桌子上讓大家知道你有豬這就是賣,賣了別人就知道你手里有豬了,如果自己手里有豬,手里豬牌多,不怕被拱下來就可以賣,貼給別人,第一個人出什么色的牌,別人手里有這種色的必須也出這種色的,沒有這種色的才能貼別的色的,天賣是指如果前3張牌如果摸到豬亮出來了就叫天賣。手里有豬的第一張不能出豬,第二張才可以,因此如果手里只有一個豬的話也可以賣,第一張人們肯定撿大牌出,明白了嗎”劉賀健問。
眾人表示明白了。
“羊和豬一樣,明白了豬就明白了羊。紅桃是負分,如果紅桃不收全了就是負分,比如只得到了紅桃A就是負50分,只得到了紅桃KQ就是負60分,全紅是正200分。紅桃也
可以賣,只有手里有紅桃A的才可以賣,賣了是2倍,紅桃A就是負100分了,紅桃K是負40分,天賣是4倍。變壓器是負負得負,正正得正,正常是2倍,比如手里是負100分,有變壓器的話就是負200分,如果手里是正100分,有變壓器的話就是正200分了,變壓器也可賣,賣了是4倍,天賣是8倍。如果只得變壓器就是正分,不賣是50分,賣了是100分,天賣是200分。手里有梅花3的先出牌。拱豬就是看誰負分多,負分最多的為輸家,要受懲罰。” 劉賀健詳細的說道。
“怎么懲罰”江振良問
“把牌洗好,牌正面向上,輸了的要用鼻子把豬找出來,不能用手。”劉賀健說道。
“那不行,敢情你會我們還不熟呢”柳桂濤說道。
“咱先練兩把,第三把開始玩真的”劉賀健說道。
“這還差不多”其他人同意。
付文龍他們見劉賀健說的挺有意思紛紛聚了過來。
正式玩了,第一把竟然是劉賀健輸了,笑得大家肚子疼。
“老三你這老師水平不怎么樣呀還不如剛學的”付文龍說道。
“絕對不是水平問題,牌太爛”劉賀健不斷的抓著腦袋。
“大哥你知道啥,這是三哥敬業,以身作則”柳桂濤笑著說。
“四哥的洗牌的,給三哥準備準備。”江振良說道。
“沒問題,我好好給三哥洗洗。”說著馬剛洗起了牌。
“四哥好好給洗洗,把豬藏嚴實點,別讓三哥一下就能找到,不行把豬藏褲兜里”柳桂濤打趣道。
牌洗好了整齊的放桌子上,劉賀健用鼻子一拱一拱的找牌,那動作特別的搞笑,笑的大家人仰馬翻。
“三哥加油三哥加油”眾還還不斷的打趣著。終于找到了,豬在最底層。
第二把江振良輸了,江振良要跑,劉賀健一把抓住,想跑,那劉賀健哪能干。
“三哥我不會拱,我不拱了行不,下把吧,下把我要在輸準拱”江振良央求著劉賀健。
“不行,輸了的就得拱,愿賭就要服輸”劉賀健說道。
“饒了我吧三哥”江振良繼續央求。
“不行,叫三大爺也不行,不拱今就不行,我拱了你不拱”劉賀健說道。
“就是就是,愿賭就得服輸,給人家拱,給人家拱”柳桂濤和馬剛起哄。
沒辦法江振良同意拱,劉賀健洗牌。
牌放好,江振良鼻子一甩牌差不多就全開了,有的還掉到了地上,豬一下就露出來了,美的江振良跟什么似的。
“按說不能這么拱,得慢慢慢慢的拱,算了,算我沒說清楚,這次就算了,在拱得和我似的”劉賀健說道。
馬剛和柳桂濤怕輸,說什么也不來了,不拱就玩,那劉賀健和江振良怎能同意,不玩了,不玩了。馬剛和柳桂濤說什么也不玩了,氣得劉賀健和江振良什么似的,也沒辦法。

 
 

冀ICP備12010436號-5
手機:13021477773 13483705444
電話:0318-8098104 傳真:0318-7716645

 
山西快乐十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