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平縣振超金屬絲網制品廠LOGO
   

連載3

發布者:振超網業 發布時間:2014-4-24 閱讀:1669次 【字體:

“哥兒幾個,來這的都不是什么好人,誰也別裝,乖寶寶不可能來這破學校,都是有故事的人,自我介紹下吧,咱都坦誠相告,也算彼此先有個認識,都說說,都說說,說說為什么來了這學校,為什么選了汽車專業,從大哥開始”。在劉賀健心里,所謂的差生分兩類,一類的確是木頭腦袋瓜子,腦子銹豆,怎么學都不會,還往往非常的用功,這類人無論外貌還是言談舉止,基本一眼就能看出來。一類和他一樣,興趣不在學習上,各種各樣的愛好,差生往往都有著精彩的經歷。
人都有一種想了解別人傾訴自己的心理。眾人同意。
“刺兒”未曾說話付文龍先動了動身一句口頭語,“刺兒”和“靠”“操”意思一樣的口頭語,口頭語這東西很奇怪,不同人說出來不同的味兒,從付文龍嘴里說出來,那語調,那表情,讓人感覺是那么的輕松,自然,幽默,卻又看著是那么的斯文。“球”是李方年的口頭語,長得就很西域,長長的臉,黃眼珠,在這么一口頭語更加西域了,吳彬常常和李方年斗嘴,每每詞窮就來一句,西域來的驢,人哪能和驢斗,化被動為主動。
“我是讓搞對象給廢了,那時看上班上一女生,也不知道怎么的,那時就覺得她和天仙似的,滿腦子都是她,其實現在想想也一般,那時就被她迷上了,看哪都好,整天琢磨著怎么追她,費老勁了,給她買吃的,幫她抄作業,情書不知道寫了多少,路上等她,還曾找到過她家去,班上女同學也沒少幫忙,根本就沒心思學習,考什么學校,未來怎么著根本就沒想過,怎么說呢,付文龍停頓了下,就是為了她什么都不在乎了。”
“追到手了沒?”劉賀健問。
“恩”付文龍用食指輕觸鼻子還有那么點羞澀。
“大嫂叫啥?”劉賀健問。
“李文雅”付文龍道。
“李文雅,文雅,聽名字就知道大嫂一定很漂亮,又文又雅,大哥10 1放假把大嫂叫來讓兄弟們看看,讓兄弟們開開眼。”劉賀健對付文龍說。
“行”
“那怎么選了這個學校和汽車專業?”劉賀健問。
“我選這個學校純粹是為了離家近,專業是老爺子給選的,老爺子說學汽車有前途,最不濟還可以開個修理鋪。行了,我說完了,老二下一個”。
“真羨慕大哥,高中搞成了對像,哎大哥,以后多給兄弟們介紹點經驗啊”李方年向付文龍說道。
“沒問題,哥兒幾個的終身都包我身了”付文龍答道。
“高中那會兒我也光搞對象了,不過一個也沒成,我們那時的女生就不行,就知道學習,追了一個又一個,一個也沒成。主要是我們青海的教育水平不行,也沒好老師,我是復習生,學習算不錯的了,也是班里前幾名,沒辦法教育落后,能考上這學校算不錯了,我覺得現在發展的這么快,汽車會越來越多,應該有前途。好了我就這么多,老三下一個。”
“其實我最沒什么好說的,我就想聽聽大家的故事,真的真的,老四下一個”劉賀健說道。
那眾人哪能干,紛紛抗議。
“不行不行,玩賴啊玩賴,我們也不說了,我們也不說了”
付文龍和李方年說了的更不干,“誰要是玩賴咱們就一塊兒收拾他”付文龍說道。
“就是就是,收拾他收拾他”眾人附和著。
“我說,我說還不行嗎”劉賀健道。
“可能哥幾個也看出來了我不是一個什么好人,高中那會打架曠課那是常事,我身邊關系好投脾氣的凈是這些人,不壞也跟著壞了,要不連這學校也考不上,是我們班一個女生挽救了
我,人特善良,特漂亮,特像梁詠琪,學習特好,班里就沒掉過前3名,一直想挽救我,幫我補習,我和你們說,要不人家能考上人大,我拖累了人家,結果去了夏大,我欠人家的,就算人家叫我去死我都愿意”
“老三,是不是這女的看上你了,要不怎么這么幫你?”付文龍問。
“我表白過幾次,人家總說不合適,不過同意交往”劉賀健說。
“那就有戲,那是你力度不夠,要我早拿下了。”付文龍說道。
“咱有自知之明,一想,人家學習那么說,怎么可能看上我這個小混混。”劉賀健道。
“老三話不能這么說,這和學習好不好沒關系,你小伙長得挺精神,看著壞啦叭嘰的,不大準人家就是看了你這一點。”付文龍說。
“老實說換個別人也許我就使勁追了,可是她,我挺拘她的,在她面前我就像小學生在老師前一樣,她就像女神一樣,這么著我就感覺挺知足的,也許我追上她了就沒這種感覺了,也許你們不理解我這種感覺。”劉賀健說。
“我能理解,就像我追李文雅那會,沒追到時感覺就像天仙一樣,感覺哪都好,等追到手了就沒那種感覺了,這就叫距離美,朦朧美,老三你這是喜歡柏拉圖式愛情。”付文龍道。
“嘻嘻嘻”劉賀健一陣壞笑把頭埋在枕頭上,馬上又抬起頭道:“哈哈哈,騙哥兒幾個呢,怎么樣,故事編的怎么樣。”
“肯定不是編的,編的一聽就能聽出來。”付文龍說。
“肯定不是編的,編的不可能編的這么好。”李方年補充道。
“真的,肯定是真的”其他人也這么認為。
 “隨你們怎么想吧,你們說是真的就真的,說是假的就假的,我來咱學校是聽上界一哥們說的,說咱學校在專科學校里還算是不錯的,好考,就業率高,選洗車專業是因為感覺汽車專業可能會好玩,我說完了,老四下一個。”劉賀健道。
“我是因為和班主任關系不好,整個高三就沒安生過,我喜歡看個閑書什么的,什么金庸古龍柳殘陽差不多看了個遍。被班主任沒收的書也多了去了,有回我看天龍八部被逮到了,五本如數上交,誰知班主任說我糊弄他,說什么八部呢八部,得有八本,這才五本還差三本,我反問他照這么說杜十娘就得有十個娘唄,班主任說我要看閑書還犟嘴。班主任就會一招,動不動就讓回家反省,在宿舍和哥們打撲克被逮到讓回家反省,我們幾個沒回家在宿舍貓了兩個多星期,在后來和一同學晚上去看錄像,誰知半夜放開了三級片,還沒放十分鐘,還什么都沒看見,警察來了,說我們聚眾看色情錄像,要把我們抓派出所去,一屋30多個人,警察讓我們上車時,我看有人跑了,我也跑,沒跑了,我穿了個拖鞋,沒幾步就被追上了,還挨了頓揍”
“哎老四,你倆就是沖著這三級片去的吧”劉賀健壞笑著問馬剛。
“不是,真不是,要知道放這個就不去了”馬剛說道。
“做筆錄,關了我們一夜,第二天每人罰了我們三千就把我們放了”
“老四,警察怎么審你們來著,進去后挨湊了沒,說說過程。”付文龍向馬剛說道。
“也挺有意思的,和你們說說。警察審我時在桌上放了盆花,也不知道放盆花干嘛,他坐著叫我站著,告訴我要問什么說什么,要說實話,說話時眼睛要看著花。他問我是不是經常來這看錄像,我說是第一次,其實也就這么一次,還奶奶的被抓了,又問我怎么知道放色情片,我說不知道放這個,知道放這個就不來了,其實就是這么回事,真不知道,他說我不老實,行了,按個手印吧,讓我在印盒按下拇指,在他寫好了的紙上按手印。其實他寫的和我說的就不一樣,但還是按了,他說不是什么大事,天一亮就把我們放了,誰知道按了手印得罰款,知道說什么也不按。”
“挨揍了嗎,怎么聽說進了那里面先挨頓揍。”付文龍問
“沒有,沒那么回事,客氣著呢,早上還給吃的油條豆漿。我們本地的沒事,外地的不行,兩外地的,不給吃飯還讓擦了一早晨的車。”馬剛答道。
“出來后回學校都傳遍了,學校沒處罰我倆,班主任揪住不放,非要把我倆開除了,說什么也不要我倆了,托這個托那個找關系說情,好話都說盡了,最后和班主任攀上親了,我哥的一個什么親戚和班主任沾親,還不遠,礙于情面總算沒被開了,為這在家呆了一個來月。從這以后直到畢業我和班主任也沒說過一句話,他也徹底的不管我了,所有的老師都不管我了,老師上課,我從來沒看過黑板一眼,自己看書,不懂的問同學,上化學看物理,上物理看英語,我并不是說班主任不好,他是個好人,初三他就教過我化學,我初中畢業,他調到了我們高中,高一時,他的第一節課我睡著了,點我名讓我站了一節課,同學們還奇怪怎么一來就認識我。我們高中那會光分班,分班分了四回,中間跟過他一回,那時就沒少挨他收拾,后來分了班,不跟他了,心里別提多痛快了,誰知到了高三又分了回班,又跟他了,在走廊碰見他,他說了句,振超又落我手了呀,我就知道不妙。他是個好老師,心眼不賴,但我不認同他的教育方式,并不是所有的學生都能用同一教育方式教育好,我喜歡自由,不喜歡被過多的干預,管的越多我就越反感,我以不聽課,不看黑板默默的向他抗議,為的是以后他能看到這一點。”
“老四你這賭注大了點啊。”付文龍說道。
“我不后悔,也沒自暴自棄,早上早早的起,晚上看書看到半夜,盡管結果不理想,我努力了,盡管失去了上好大學的機會,卻有了自學的能力,我不后悔。”
“我們這號人就不是被約束的人”付文龍接道。
“看著老四蔫蔫呼呼的,沒想到還這么有個性。”劉賀健說道。
“來咱們學校我是沖著承德的名氣,報汽車專業是因為填志愿那會兒我看這個專業招的人多,或許有被錄取的希望,我說完了,該老五了。”馬剛說道。
“咳”未曾說話,吳彬先咳了聲,吳彬長了張非常老實的臉,讓人一看就那么憨厚,1.78的個子,濃眉大眼,體型不胖不瘦,很帥氣。開始的時候吳彬不找對象,氣的付文龍和李方年直罵,白白糟蹋了一張老實臉。大伙說的最多的話就是我要是長一張老五臉怎么著怎么著。時間真是有魔力,能把一個人變得幾乎面貌全非,后來的吳彬,用柳桂濤的話說,其實五哥最壞了。
“我就是三哥眼里那種沒有故事的人,從小學到初中高中都是普普通通的,學習不好不壞,平平穩穩,高考我報了河北農大的園藝系,不服從調配就沒去成,當時想著本科四年,專科三年,報專科家里壓力小點,我家條件不好,父親去世的早,還有一妹今年12歲,我也想早點出來工作替母親分擔。來承德石油是聽我一老鄉說這學校就業率高,選汽車專業是因為感覺學汽車以后好找工作,和你們比其實我挺自卑的。”吳彬語氣很緩慢,很憂郁,說到最后吳彬嗚嗚的哭了。
大家紛紛開導,以后會好的。吳彬愛哭,后來還哭過幾次,一哭李方年就罵他,哭什么哭,窩窩囊囊的,是爺們兒不。一個人的性格和環境有很大的關系,慢慢的吳彬變的格外的開朗,非常好開玩笑,這是后話不提。
經吳彬這么一哭,氣氛變得有些壓抑了。該江振良說了。
“哎都為情呀”江振良此話一出氣氛頓時晴朗了不少,都感覺好笑,要說別人為情還信,江振良這模樣不像不像,矮矮的個子,敦敦實實的,黝黑的皮膚,厚厚的嘴唇,和那東成西就里梁朝偉演的那歐陽鋒才一樣一樣呢,還小日本胡。這模樣追女生,哥兒幾個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和班上一女生很好,我學習還湊合,她不好,我們經常一塊學習,相約考同一所學校,結果誰也沒考好,本來想一起在復讀一年的,我家不同意,她復讀了,也不知道當時怎么報的志愿,稀里糊涂就來了這學樣,選了這專業”。感覺和編故事似的,大家也不好意思細問。后來的日子中才發現江振良臉皮不是一般的厚,什么妞都敢追,用他自己的話說,這叫廣撒
網才能撈到魚,江振良追的妞不少,數他最多了,多數沒戲,好笑的是沒看上江振良有的卻對宿舍其它的人有意,就像孫麗麗,本來人家江振良追來著,領宿舍來了幾次,結果沒江振良什么事了,孫麗麗和付文龍狗扯上了羊皮,兄弟幾個經常打趣付文龍,說他不講究。江振良很大度,根本不在乎,曰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拿去。兄弟們給江振良起了一雅號,送花使者。最終江振良終于鼓搗成一個,盡管女的長的不咋地。吳彬的話說,六子最有情癡的潛質了,什么黑的白的,有眼就行。
“我沒五哥那么有想法,未來怎么樣也沒想過,我感覺開心就好,我高中那會喜歡打乒乓球,逃課也去打,想著進省隊,打乒乓球打的好的太多了,競爭更大,沒進了,高中時談過一對象,姑娘也挺喜歡我的,人家長不同意,嫌我矮,說什么以后生孩子也矮,想讓姑娘找個個高的,就這么著分手了。操,不愿意就不愿意說什么我個矮,鄧小平個矮他準愿意。我來承德是因為我表哥在承德軍區當團長,來這有人照應,專業也是隨便填的,我們山東人就這么爽快,行了我說完了”柳桂濤蹦豆似的一氣呵成,快人快語。
談話,坦誠的談話,非容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如果相互之間沒有深刻的了解,很難結出深厚友誼,多年之后,付文龍他們也是經常相聚,談及這段經歷,都認為和坦誠的談話有關系,相互之間豪無隱私。

 
 

冀ICP備12010436號-5
手機:13021477773 13483705444
電話:0318-8098104 傳真:0318-7716645

 
山西快乐十分技巧